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dward | 27 February, 2014 | 一般 | (5 Reads)
時光如白駒過隙,一晃就是幾個月。

深感你的每一次噓寒問暖而使我堅定了生活的方向和力量。你一再用自己的方式證明人是該以怎樣正確的方式來存活的,如何的來感恩世界、孝順長輩、幫助他人。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是美好的,我不斷從中汲取生活的營養和道德情操,更會把這段彌足珍貴的兄弟情誼永久珍藏,等到耄耋之年翻開它心中湧動的依舊是多彩斑斕的青蔥歲月。

轉眼之間我們已從意氣風發的青年學子轉變為社會青年。如今你遠赴新疆打工掙錢並一步步向理想靠近,而我也生活在我們一起玩耍過過的故鄉為了生活瑣事忙於奔波和應酬。

七年,人生會給我們多少個七年。在相識的七年中我們天真過,談自己的理想,談該取怎樣的媳婦。這點上我永遠也比不過你,你身上的所有優點單單拿出任何一點就能擊垮你追的女孩的心理防線。我相信被你愛的女孩是幸福的,所以有時我也常常拿你開涮,羡慕你的女人緣。在談女朋友的事上我也多次央求你出謀劃策,你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甚至把殺手鐧都告訴了我。對此,我一直處在深深的感動中,好兄弟就該這樣;我們也瘋過,說了很多怨恨社會的話,常常發牢騷。蹺課在在這一階段成了家常便飯,因為帶你蹺課害的你的各科成績迅捷下滑,把你從好學生的隊伍裏硬生生的拉了出來,使你成了老師眼中的壞孩子,對此,我表示歉意。

人總是要在不同的環境中成長、磨練。時間的唱針不停的轉動把我們送往了不同的大學,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我不習慣我們距離的拉長,然而生活不會按個人意志所左右。你我都在新的環境中摸爬滾打、遭受挫折、承受打擊。俗話說不受難便不能成功,我們深諳這個道理。相隔千裏之外,我們互相鼓勵,互相學習。深知父母供我們讀書的艱辛與勞苦,唯一的心思就是好好學習做個有用的人,對的起父母佈滿老繭的雙手和那滿頭密密麻麻的白髮,更對的起自己的將來。

學生時代是貧窮的,深處大城市難免抵擋不住誘惑而花費現在想來不必要的支出,支出了就的想辦法補上。我的朋友圈子小,所以彌補我支出漏洞的自然註定是你。當我從自助提款機取出那嶄新的200元時大腦垂體促使分泌生成的晶瑩露珠噙滿眼眶,那一刻200元無限的放大了好多倍,那分明是來自精神的力量。

生在農村就有農村的生活方式。在家裏你是父母的左右手,所有的家務都會做。這源於你良好的家庭文化氛圍:父母的開明、兄長的身教、姐姐的情誼。在這樣的家庭環境裏鑄就了你活潑開朗的性格和不怕困難那裏跌倒那裏站起來的精神。在朋友眼裏你是熱心腸的人,誰有困難說一聲你就幫誰,這也是大家喜歡你的原因之一。你突出於多數男生的一個特點就是會做飯,不但會做,而且做的美味可口。每次都害的我肚子吃的很大,像是吸收了一周的伙食,令很多夥伴羡慕不已。都說做飯應該是女孩子的事,男孩子該在外邊闖蕩打拼事業。在這一點上我要給你澄清。因為父親常年在外邊做工,母親要時常去兩個姐姐家幫帶兩三歲的孩子,哥哥在其他鄉鎮的中學當教師,家裏時常留下你孤零零的一個人。人活下來是要吃飯的,所以打小起就搬個小板凳踩到上面,圍著護裙在灶台上做飯。農人的孩子早當家是亙古不變的邏輯。

生活充滿了變數,也給了我們希望。畢業就業成了當務之急,你我都為就業考試滲透著汗水。看到你心無雜念查閱書本的樣子我知道你是打起百分的精神在拼搏,在此刻,才是真正的你,從來都爭第一的你。或許是老天爺有意磨練讓你與分數線失之交臂才肯給你更大的未來。而今我在家鄉的小鎮上班打磨歲月,你在遼闊的新疆打工掙錢排遣時光。

前幾天打電話給你時你說生活很好,還有肉吃,一有時間就看書備考,我很欣慰。期待你金榜題名,施展才華,為家鄉建設出謀略,獻力量。

深念友誼。在外照顧好自己,活出自我,活出精彩,做真正的自己。

Edward | 21 January, 2014 | 一般 | (2 Reads)

 

昨夜的星空還依稀辨別出兩顆星星,有些暗淡,總好過沒有出現吧,於是心底就這樣對自己安慰了一番,從左邊數到右邊,又從右邊數到左邊,一和二交相更替,簡單的樂此不彼,年幼時的趣味似乎又回走了一遍。

 

指尖與眼睛筆直的對齊了星星,刻在陽臺的扶手上,記住了它們的位置,今夜想再去尋找,卻看到漫天的烏雲早就彌蓋了黑夜,絲絲的雨成了它的觸手,潮濕的手掌揉著頭髮,混著莫名的花香,夾雜著口中吐露的氣息。

 

繾綣的情愫飄落在雨幕中,以為可以隨意的潑灑,卻發現它又粘連住了絲風片雨,又落在了心頭,嘴角低吟一聲歎息,才明白除卻心中的倦怠,總是不易的,輕扣上一段心弦,胡亂的彈奏出宮商徵羽,和著風吹雨打的調兒。

 

時光太瘦,轉眼間,赤足淌著時間的流水,走進六月的雨季,濕潤的空氣有些粘稠,雨滴在燈光中被串連起來,一絲絲,一縷縷,風吹,雨傾斜,顫顫點點,似乎是天空中一座隨時崩塌的橋樑,只是不知這橋上是否駐足了看風景的詩人。

 

筆端下的墨海中騰起的氤氳,很是濃密,踏上一葉扁舟,置身其中,猶如雲中霧裡,觀看不出,手指之外的場景,好似隔了很遠的距離看著,只有一種親切的感覺,似曾相識的心跳聲還在胸膛回蕩,想要伸手去撥開雲霧,可是一切的心動便又會戛然而止,終究還是不忍丟了這淡淡的餘味,隨之,便罷!

 

總愛聽一曲《夜的鋼琴曲》,一個薄薄的清影,一種淡淡的寧靜,一段綿綿的情意在回味一般,大抵和心中的念想一個模樣吧,總有些月光一樣的清冷,水的青色伴著隱約其中的雪的寒冷,有些顫巍,有些夢幻,七彩泡泡包裹著,擔心它破碎後灑落出來的夢該如何去拾起。

 

幽幽的夜,靜謐的暗,泠泠的曲,落花微雨。

 


Edward | 9 January, 2014 | 一般 | (11 Reads)


思緒如雪花一般從四面八方湧來,我慢慢的打開了一段塵封已久的記憶。這記憶開始於一個姹紫嫣紅的春天發生在你和我的身上。

春天,在人們眼中,一直都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季節。我也清楚的記得,那個春天,桃花剛開。嬌豔的桃樹下有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子,穿著一身粉紅長衣,正在那裏翩翩起舞,仿佛和桃花融為了一體。雖然連我這個外行人都可以看出那步伐還不夠熟悉,手勢也有些許僵硬。但我突然覺得這是我有史以來觀看過的最美的舞,不為別的,只為那一個身影在這個春天所作的努力。

自從發現你在那片桃園之後,我整個人都入了迷,總是裝著賞桃花的樣子,在那片桃園裏走來走去。腳步在四周流動,可眼睛卻沒有那麼老實,時不時的往你所在的那個角落望去。看著你時而彎腰,時而沖天,時而變換手勢……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絲莫名的悸動,如果這個時常掛著笑臉的女孩能夠永遠陪伴在自己身旁,那該多好呀!

“桃花好看麼?”我吃了一驚,原來是自己想的深了,絲毫沒有發現你這個還算陌生的女子已經不知不覺的來到了我的身旁。我臉上頓時紅了起來,心中翻江倒海,難道你已經發現了?“好看,好看,當然好看了。”也許是我心中有愧吧,半天只冒出這樣一句話。你忽然笑了起來“我還沒有見過這麼喜歡桃花的男子呢,一看就是好幾天。”我臉皮一下子更紅了,窘迫答道:“好看的當然喜歡了,喜歡的當然多多…欣賞了。”從這以後,我們倆走得近了。開始瞭解彼此,開始互談理想,開始在對方不如意時試著安慰對方……日子一天天流走,轉眼之間,桃花謝了,我兩背靠著背坐在地上,望著滿地落花,征征不語。

“你來唱一首歌吧,我呢就來跳一支舞,來祭奠這些隕落的生命,好不好?”

“可我唱的不好聽耶。”一個漂亮保姆 我還在期待著什麼? 我家的土牆 伴隨我的學習旅途 我們老家的村婦 下一個夢裡,我們在哪裡相遇 關於九女塚的傳說 我們的故事太過美麗 這個世界生命如此可愛 家族の絆

Edward | 2 January, 2014 | 一般 | (3 Reads)

歷經坎坷的滄桑,已感知了多少的人生如戲?被時光無情帶走的唯美回憶,又飄落在歲月的那一個角落裡?唯有青春時溫柔如花的你,永遠在我感慨的心底深居……

 

時光流轉中,你容顏依舊,鼓舞著我此生的執著,始終不離不棄。既然許下那刻的盟約,就應守望一生,永不分離!攜帶著生活掙扎的疲憊,踏著歲月的泥濘,卻眷戀在你的溫馨期許。萬丈紅塵裡,所有的燈紅酒綠,並沒有隔斷我們愛的傳遞。

 

所有激情的歡曲,總在心潮澎湃時響起,被名利折磨的靈魂,卻在每一個寂寞的夜裡,深深的想你!情到濃深處,無語相憐惜……我總是,總是固執的願意,默默地排列文字,將思念在黑色的鍵盤裡敲擊。誰道相思了無痕,此生唯盼花並蒂?

 

四季的變幻裡,我靜靜的祈禱,願做你一生的知己。總是沉醉在那彎明月下,聽任天馬行空的思緒,賓士于心靈的願野,讓拼搏的靈魂得到慰藉。從相遇到相知,也許只是斑斕的刹那,卻如煙花般美麗,耳鬢廝磨、始終癡迷。多少次吟詠你給我的信箋,年輕的你從未稍離。歎今生,繾綣深情都留在今世繁華,萬般愛戀,款款向你!且輕吻在你那淡妝的適宜。

 

白雪旋舞飄落時,心似梅花綻放起,願把我一世深情,高歌寄予。穿越親情的時空,輕輕褪下套在身上的名利,且任愛意繚繞,盡肆寥寂。而此刻的你,只為我巧笑倩兮,心似梨雲梅雪,芳華高潔玉碧。覆蓋了那萬千繁華的紅塵中,我們依舊堅守著海誓山盟的美麗,總是習慣了這樣的守候,任濃濃的思念,脈脈含情,綿綿無期……

 

生活的坎坷裡,我邂逅了你,從此盡享愛慕和鼓勵,琴瑟自相和,美好共相寄!或許我們都有脆弱的時刻,但沐浴在溫柔的愛河裡,所以才有了堅強的動力。這一份牽掛雖已深刻到平淡,卻長久的在心中彙聚,唯美到不可碰觸,卻永遠連著我和你。刻骨銘心中,比名利更珍貴的只有真情,就讓彼此恒久相惜。

 

奈何橋邊,輪回道口,相思滿天飛舞,片片落花如雨。我淺笑如瀾、迎風而立,紅塵彌漫蓋不住繾綣深情,祈願攜手生生四季……

 

May the life is fine Taiaroa shooting: wrong man shot? San Francisco Favorites and Dining Consider The Cookie Korean soup Those who regret Between a snap of the fingers time A sound Seems so vain A touch of blue in the memory

Edward | 18 December, 2013 | 一般 | (4 Reads)

 

她,是一株梅,一株遺世獨立、清麗脫俗、蕙質蘭心、冰清玉潔的梅。

 

梅林中,滿院的梅花淩霜傲放,玉蕊瓊花綴滿枝椏,暗香浮動,冷香襲人,仿佛一個冰雕玉琢、超脫凡塵的神仙世界。她,淡妝素裹,含羞低眉,亭亭立在一株盛開的白梅下,人花相映,美人如梅,梅如美人。笛音嫋嫋,清揚悠遠,梅花瓣瓣,飄舞旋轉。一曲驚鴻舞,身影纖纖,輕如飄雪;衣袂飄飄,舞如白雲。好一個幽雅靈逸的世界!是仙境,還是人間?

 

這份清雅宜人的美麗,豈是皇宮中的庸脂俗粉所能及?梅園一見,唐玄宗龍心大悅,如獲至寶。從此,她不再是梅園中純真爛漫的江采蘋,而是風流豪邁的唐玄宗的寵妃——梅妃。

 

因她愛梅,唐玄宗命人在她所住宮中種滿各式梅樹,並親筆題寫院中樓臺為“梅閣”、花間小亭為“梅亭”。霜冷梅開的日子,他攜她玉手,踏雪賞梅,飲酒賦詩。她為他起舞,驚鴻舞輕盈飄逸,曼妙柔美。雪霽初晴,他和她在梅閣臨窗賞梅奕棋;月上柳梢,她和他在御花園賞雲觀月。

 

十年中,她是他心中獨一無二的梅。一枝疏影素,獨抗嚴霜冷;早晚散幽香,香飄十裡長。

 

十年中,她嫺靜溫婉,儀態萬方。以梅的品性和賢德影響著他和他的後宮,一段愛情傳奇在盛唐上空飄揚。

 

十年中,她浸潤在他的寵愛和溫柔裡,劃過指尖的每一個日子都滲透著柔情蜜意,鐫刻著詩情畫意。

 

可是,有些女子,縱是才情滿腹,絕世美麗,然,韶華傾覆,深情傾盡,也難換來所愛男人的一世煙火。更何況,這個男人是堂堂一國之君。

 

自古留情容易守情難,愛一個人容易,愛她到天長地久卻不容易。輕輕地許下一句諾言容易,然而牢牢地守住諾言卻不容易。

 

再美的女子,看得時間長了,也便不如初遇時令人怦然心動,意醉心迷。再美的愛情,經由時間風化,也不再如熾熱時圓潤豐盈、曠世美麗。

 

綻放十年的愛情之花瘦了容顏,謝了花瓣。梅妃像一株梅花,素雅高潔,然而終難敵歲月流轉中他漸漸地審美疲倦、意興闌珊。他還是愛上了那株豐腴嬌豔的牡丹——楊玉環。

 

情義的薄涼碾碎了皇宮深苑琴瑟相和的溫婉,碾碎了紅塵深處相依相伴的纏綿,碾碎了愛河之上清風拂面的瀲灩。十年的愛情,終不過是紅塵路上山水一程相伴一場;十年的愛情,終不過是春去冬來芳華搖盡葉落成殤;十年的愛情,終不過是曇花一現勞燕分飛浸染滄桑。

 

她的心碎成了暮春的落紅,在空中點點飄落。花自飄零水自流,昔日的溫情不復,他已無心聆聽落花心碎的聲音。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此時,他已沉醉在和另一個女人營造的溫柔富貴鄉里,沉醉在另一個女人的嫵媚嬌豔裡。

 

有誰可知,夜深人靜時,她纖弱的身影搖曳在燭光中的孤苦淒涼?有誰可知,縷縷思念在靜默的黑夜恣意流淌,打濕了多少件衣裳?有誰可知,她獨倚軒窗,默默佇立聆聽風聲,有多少次回首張望?

 

“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汙紅綃。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昨日之情,棄人而去不可留;今日之心,為愛徘徊多煩憂。善良賢淑的梅妃,被情困擾被情拋,千古情事一夢遙。

 

情闌珊,夜未央,昔日柔情已泛黃。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散落在歲月中歡樂和溫情再也無法重新拾起。一段凝眸,一段新愁,只任由往日情緣從指縫悄悄流走。

 

如果,她不是大唐天子的梅妃,只是尋常巷陌的素衣女子。也許,她會於渺渺紅塵中覓得“生死挈闊,執子之手”的凡夫俗子。這個人也許給不了她富貴與榮華,但能給她一生的相守和關愛。然而,她終究是梅妃,終究是在樓東掩面獨泣、孤影徘徊的梅妃,終究是被掩埋在富貴榮華裡任孤苦吞噬的梅妃。

 

一縷梅魂,穿越千古,沁入人心。夜色朦朧中,我隱約聽到一曲《樓東賦》穿過煙霧繚繞的殘月回蕩在歷史上空:“玉鑒塵生,鳳奩香殄。懶蟬鬢之巧梳,閑縷衣之輕緣。苦寂寞于蕙宮,但凝思乎蘭殿。信摽落之梅花,隔長門而不見。況乃花心颺恨,柳眼弄愁。暖風習習,春鳥啾啾。樓上黃昏兮,聽風吹而回首;碧雲日暮兮,對素月而凝眸。溫泉不到,憶拾翠之舊遊;長門深閉,嗟青鸞之信修……”

 

咖啡的存在 這一路我的心情五味雜陳 と言っても 山林的美永遠在我的靈魂裡 同級生 初めてなので 獨飲這一秋的風景 體味這自然界最後的一絲溫暖 そう言えば なんの利害も

Edward | 16 Decembe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有關那些雪飛的記憶,是北方的記憶,漫天的大雪紛飛,沒有悲傷,沒有失落,只是靜靜守候,守候有關美的一切。

 

昨晚打電話, 聽說北方又下雪了,爸媽總是固執的認為我所在的城市一定會很冷,我總是告訴他們,南方不冷,這裡不會下雪,不要擔心我會冷。如果會冷,也是因為心冷,而有你們的掛念,我的心裡只會是暖暖的。

 

這是第一次,在冬天裡沒有看到雪,那潔白的雪花飄落,記憶中的片段開始在眼前浮現,大雪紛飛,雙手冷的蜷縮在衣袖裡,戴上羽衣圍巾,腳下踏著吱吱作響的雪,安逸的雪地,純潔的記憶,北國的雪,北國的冬天,閉上雙眼,仰首,雪灑落在臉頰,我親吻雪痕,微冷,一絲絲清涼,點點觸及微微泛紅的臉頰,左耳邊滑落,聆聽雪花的細語。大雪紛飛的季節,我會傾心相待,它給予我最溫暖的回憶,留下最美好的風景。

 

每個清晨,我總是會模糊記憶,總感覺窗外又是雪的世界,漫天的大雪飛落,每寸土地都堆積著厚厚的積雪。於是自己便安逸的睡著,心想,外面會很冷,我繾綣在自己小小的世界,床簾阻隔了視線,看不透,只是這樣以為——外面肯定是揚花般的雪景。有關雪的記憶還在一幕幕呈現,我清楚這不是在做夢,只是因為習慣了,習慣北方冬天飛舞的雪花,在每個清晨緩緩落下,有時一落便是幾個清晨,每天睜開眼,便會看到一個白色的世界,似乎這樣的場景已經是定格在了腦海裡。因而總以為雪就是冬天的羽翼,一襲白衣是冬天永遠不變的服飾。可是,我忘卻了,那只是有關北方的冬天。

 

這裡沒有雪,同學告訴我,長這麼大還未見過下雪,我想沒有雪的冬天,是多麼不可思議,同學說:“不過也好,沒有雪的冬天就不會太冷”。的確是吧!南方的冬天是不太冷,但其實把雪只是與溫度相聯繫,那也太淺薄了。雪,它是純淨的,它是溫柔的,更是美麗的,不懂的欣賞雪的人,才只會把雪單純的認為是冷凍的象徵。對我而言,雪是有關最美好的記憶。

 

南方的冬天沒有雪的痕跡,沒有肅殺的嚴寒,沒有一片白色的世界。有的只是灰濛濛的一片,陽光的顏色也只是淺淺的微色,看不清是什麼顏色,在美的世界,我不想用“霧霾”這樣的名詞,我只是簡單稱之為“霧”,它彌漫在天空中,是想營造出一種朦朧的美吧!自古文人墨客描繪的江南美景,都是隱約朦朧美,它若蒙著面紗的女子容顏,只可遠觀其曼妙,猜測其傾城容顏,想像其夢幻姿態,卻難觀其真實美貌。從黑夜中起身,伴隨著晨跑,天空之城,人影便清晰可見,可天空還是灰色的,讓人看著著急,直至黑夜再次來臨前,還是一樣的顏色。看著看著,我有了哭的衝動,我想,我想有關北方的一切,想有關家鄉的所有,真的是想家了吧。

 

南方的城,北國的雪。夢想的前沿,在孤寂,繼續行走,雪地記憶,渴望不可及,等待著,嚮往著,想像著。

 

兩年之期已學到很多 祈禱上帝賜予致富的機會 那難離難舍的殘缺的完美 找尋屬於我們的幸福 そんなとき 受賞とか入選とか わたしは 時代の波に流されず 垂釣一枚千年來瘦瘦的感傷 借一縷春色,與季節同行

Edward | 4 December, 2013 | 一般 | (2 Reads)

 

點降唇,梳紅妝,銅鏡花甲如黃沙,掩了淚頰;那一襲紅衣,刺痛了朱砂,任憑月華鉛銀刹那;道不盡癡怨,枯萎了前世曼珠沙華。

 

那一世,那場雨,相識桃花林下,如水回眸飄蕩在清簾帳中,落濕的青絲沾染著花瓣,就那樣,映在我的心扉。一座纖橋,一望相思,折柳寒枝依偎衣衿,執手分離,從此古道塵起念佳人。以為,歸來,你還是我的女子,那位在橋頭癡盼我早日歸來的女子。

 

可,終究不是。你一襲紅衣,輕擦我的耳鬢,隨著鑼鼓聲進了別家大院,留我一人孤寂的停在渡口,遲遲不願離去。不怨,那是撕心裂肺的狠話;不恨,只是給自己多看你一眼的藉口。茫茫紅塵,不想錯過,卻還是錯過。

 

徘徊,再徘徊,月色也越來越清冷,連江水也泛起了漣漪;忍不住,還是忍不住走到那家大院,只想再看你一眼,告訴自己,你就是我最愛的女子,下一世,我寸步不離,一定牢牢將你抓住。

 

庭院深深,每一步都是煎熬,每一寸都在想念,每一刻都在期待。等待,再等待,卻等到素鎬清淚,原來你無心嫁人,只是想思念我到最後一刻。你恨,恨那場雨,不該相識;你怨,怨那份情,不該深種。本來可以做如家女子,卻選擇做我最愛的女子。

 

許了下一世,能再次遇見你,只想在河水江畔,搭一座草屋,種上幾株桃花,在煙雨迷朧的那座橋上,回望今生。

 

忘憂河,我偷撒了那碗孟婆湯,我不要忘記,我要今生將你找尋。前世,那條古道,那縷相思,只是為了你一個人的身影;今生,這一彎古橋,這一樹桃花,亦為你一人盛開。

 

靜靜的等在那裡,那裡有前世的記憶,一滴琥珀淚,還有霧深花霰的朦朧;一盞孤燈,一把荷鋤,數盡黃昏的春秋。有人輕叩門扉,問可否同看爛漫桃花,我笑著搖頭,輕聲的說道:“你不是那個女子。” 看到她失望的離去,我不悔,因為我已經許諾了今生的那個女子。

 

桃花又開了,煙雨依舊。佇立在橋頭,雨碎了舊事滑落在心口,那滴溫度融化在指尖,望向了那個撐著油紙傘姍姍走來的如蓮女子。一抹笑靨,一箋清香,踩著零落的花瓣,細數紅塵舊夢。

 

耐住心裡的迫切,風清雲淡的走過去,淺淺的問道:“姑娘,可否送我一程,我就住在桃林那邊的河畔?” 良久,不語。那把油紙傘輕輕的靠了過來,擋住了煙雨霏霏,她身上專屬的味道依舊如此淡雅,仿若蓮子出塵。

 

“我在找一個人,那個人好像就住在桃林深處。”她淡淡的說道。

 

“我在等一個人,我堅信她會循著桃花香走入這座煙雨桃林。”我回道,掛著欣慰的笑意。這一刻,也許,她明瞭;也許,她不記得。但是,重逢,就讓我感激上蒼的仁慈,讓我今生最愛的女子,回到我的身邊。

 

你我枯竭在紛亂的現實裡 美好的小學時光 溫暖了這個原本蕭索冷寂的冬季 享受一個人的狂歡 自治会掃除も 外食したり 家事も庭仕事も この3バルは 中日ドラゴンズ 就這樣無悔的陪伴著你

Edward | 7 November, 2013 | 一般 | (3 Reads)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梅姐姐說,她家鄉的鳳凰山清麗秀美,鳳凰寺如人間仙閣,寺內獨居一名師太,是70後。我喜山之清幽,也好奇那位師太,想必是個有故事的人。

週末閒暇,與恩師一同前往。將要去那神聖的地方,一路上,心中自然升起崇敬之感。車行滬陝高速,不到半小時,就來到鳳凰山腳下。梅姐姐早已在那裏等候,見面自是歡喜得很。我們乘車沿著山路,盤旋而上,來到山頂。鳳凰寺躍然眼前,如同一位莊嚴的智者盤坐在山巔。那裏蒼松聳翠,飛閣流丹;空穀鳥鳴,婉轉清靈;空氣新鮮,沁人心脾。好一個幽靜雅致之處!我極為喜歡。身處這青山廟宇,佛香繚繞,梵音縈耳,好像自己也沾了一些仙氣,頓覺飄飄然,有種羽化登仙之感。

拾級而上,穿過大紅的前廳廟門,進入寺內。陣陣香火味撲鼻而來,濃郁氤氳,直至肺腑。耳畔隱約傳來悠長的佛音,如同天籟。院內乾淨清雅,沒有商業氣息,沒有絡繹不絕的身影和喧囂,那樣古樸自然,不染纖塵。人們只為虔誠而來,寺院只為清修而設。我沉浸在佛香縈繞的仙境之中,內心鉛華已洗淨無痕。

梅姐姐招呼那位師太過來,初次相見,便覺親切。她慈眉善目,語氣平和,眉宇間透出一股秀氣。像她這樣年齡的師太並不多見,年紀輕輕便皈依佛門,我想定有她的故事和信仰。問其法號,答曰印願。是她的師父賜予她的,取“印證願望”之意。又問其願望,她說,身處山中,潛心修佛,得到內心的安寧。聽此,我倍感親切。我何嘗不在渴求內心的寧靜呢?在物欲橫流、紛繁複雜的今天,我們似乎找不到一處乾淨之地來安放我們的心靈,更何談內心的安寧?

在印願師太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大殿。每到一尊佛像前,她都仔細地給我們講解它的來歷,還有它代表的世人的祈願。我跟隨師太的腳步,靜靜聆聽,心中繁雜蕩然無存。我們來到兩尊放在地上的大佛面前,印願師太面帶微笑地說,這是昨天才請進的兩尊菩薩,今天你們正好來此,算是有緣,願佛主保佑你們。聽她此番一說,我的心裏覺得很安慰,好像一顆疲憊的心找到了一處安穩舒適的港灣。印願師太熟諳佛學,講起佛教文化,滔滔不絕。言談中,我聽出她是一個愛書之人,腹有詩書,言談舉止自有一番內涵和氣度。

不知不覺已到中午,我們提議去寺院周圍走走,印願師太欣然答應做我們的嚮導。沿著幽靜的小路往前走,道路兩旁的鮮花開得可人。暮秋時節的豫南,尚有繁花似錦,恐怕只在此山之中才有這樣的奇景,不得不讓人讚歎。俗世與出家之人並肩行走,傾心交談,更能得到人生的感悟,就像站在人生的前方回頭望,清楚地看到將要走的路。我們沿著山路,邊走邊聊,邊欣賞山中美景。與印願師太分別時,日頭已過頭頂。此時,我的靈府洗淨,心清如水,下山的腳步也變得輕盈。

回程中,我感觸頗多。出世與入世,是人生的不同境界和歸宿。無論選擇哪條路,都是對靈魂的堅守,對心靈的呵護,是對真善美的追求。也許世俗紛繁複雜,遮住了我們曾經明亮的雙眼,看不清自己的本來模樣;也許我們見多識廣,走得太遠太匆忙,觸摸不到自己的心靈。然而,每個生命都要回到最初的原點,求得最終的安寧。我們殊途同歸。人生雖苦短,但我們仍要恪守心靈的一方淨土。

紅塵中亦有佛,那是活著的最本真的信念和姿態。對於芸芸眾生中的我們來說,也許就是佛的最高境界。在繁忙中,停下匆匆的腳步,沏一壺清茶獨品,感悟人生,是佛;在喧囂中,尋找安靜一隅,讀書寫字,是佛;在寂靜的夜空下,仰望一輪明月,遙寄遐思,是佛;在聒噪諂媚中,保持沉默和清醒,是佛;在冷漠嘲諷中,給人溫暖和微笑,是佛。佛在我們的生活中,佛在我們的靈魂裏。

滾滾紅塵,心境清明,播撒善意,菩提花開豔。まったく 用秋描繪一幅深沉而凝重的畫 我們一點一點老去卻渾然不知 曾未曾放棄過,也不會放棄! 出口,應離你我不遠 主要的精力也不應放於一紙空文 希望の国へ 我曾經的愛人 それでいい 最近は特に

Edward | 28 October, 2013 | 一般 | (6 Reads)

 

曾經,我就那般倔強的活著,不在乎別人的目光,是的就那般倔強的活著,活的自我,活的自信。

 

那一天,帶著兒子回老家,火車上倆個初中生就那般肆意的說笑,談著理想,談著青春。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了曾經的自己。有多久,我沒有像她們那般肆意的笑過,發自心底的笑過。成家以後,我就變的不在是我自己了,卑微的把自己所有的想法,融入家庭,不管高興的不高興的。傷了,我也只能把眼淚往自己肚子裡咽。努力,只為做一個賢妻良母,卑微的連我自己都忘了我自己。我也會累,我也會傷,我應該做的是我自己。婚姻的最初,我想要的是一份依靠,是可以給我依靠的肩膀。可是,為什麼,漸漸的所有的都變了,都變了。我越來越不像我自己了,我好久沒有

 

沒有真心的笑過,好久,好久。。。。。。

 

那一刻,我的心從未有過的迷惘,我不禁問自己,我該何去何從。是繼續堅守這份曾經有過的感動,還是放下所有,另覓一份自己的海闊天空。愛情裡我早已經遍體鱗傷,或許我早就錯了,怎麼能把自己的幸福寄託在另一個人身上呢?可是,我錯了嗎?錯了嗎?我只是想有一個家,一個自己的家,我毫無保留的付出我的所有,只想要一個屬於我自己的家。我錯了嗎?錯了嗎?為什麼當我想要離開,收拾行囊卻發現,我一無所有,是的一無所有。我能帶走什麼,我可以帶走什麼?支離破碎的心早已經遺留在這裡了,流光溢彩的青春也早已經隨風而逝。我可以帶走什麼,我還有什麼,還有什麼。。。。。。

 

古語有雲,千里馬長有,而伯樂不常有。而我呢,即不是千里馬,更沒有看見伯樂。事業沒有,而婚姻呢也是愁雲慘澹。愛情沒有錯,錯就錯在我把他看成了我的所有,我忘了,我的心也會痛。我錯了,愛情本不該去賭,用一生去賭 ,賭一廂情願的相守。是我一次次對你的寬容,所以才會有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讓我一次次含著淚把自己破碎的心,在一針針縫補,在一次次的摔碎,在縫補,在摔碎。你怎麼忍心,你怎麼忍心讓我這般難過,我只是愛著你,只想守候我們彼此的家。

 

你知道最初的心動嗎?你不知道,因為同是天涯淪落人,你沒有母親,我也沒有,我們都沒有家,我心疼著你的心痛。我想好好愛你,想給你一個溫暖的家,一個屬於你我的家,我所有的溫柔,所有的疼惜,只想給你。我就這般卑微的企求著你的愛,卑微的活在你世界微小的角落。一次次的淚流滿面,一次次的黯然神傷,我看不到未來,看不到你的溫柔,我不知道我該拿什麼來繼續守候我們之間最後的溫存。我累了,愛你,好累,好累。

 

若可,不要相逢,就不會相戀,就不會心殤。

 

莊稼漢 当たったらどうしょ 雪域高原線上的雪蓮 詩畫人生 回憶一段往事 若人生不曾相遇 幸福,是一指流砂 問天 今生,為你葬心 愛上一個永遠無法在一起的人

Edward | 10 September, 2013 | 一般 | (9 Reads)

 

淩晨,悸動,驚醒。

 

半躺在穿上,面無表情的打量著周圍的黑暗。除了那節奏平穩的心跳聲,萬籟俱寂。時間似乎定格了,所有的預兆與軌跡都已不見。

 

嘀……破空而至的車鳴聲,終結了一切。透過空氣傳感,我估摸它大概距離我十米開外。

 

嗖。就在我思緒恍惚間,它已疾馳而過。挾持著一股勁風,緊貼著地面飛掠。空白餘留給我的感知只有,它來了,又走了。腦海中還在迴響著車輪濺水的聲音。我很喜歡這種聲音,莫名的,可以說有種享受。它能讓我有現實中透過聽覺體驗到碾壓碎裂的感覺。大抵是因了許多東西的碎裂都是無聲的,所以極度渴望從實體中搜尋一種能感獲到的替代品,予內心以撫慰,告奠。

 

偶爾,會一個人選擇一個角度,沒有緣故。

 

每當車子往返穿梭,車裡載著不同的人,駛向不同的地方,不過目的都一樣,歸宿。

 

車燈折射到牆上,在那暫存僅有的光陰裡,予我視覺強烈的衝擊。眼皮條件反射似的耷了下來。當我再度睜開時,一切又回歸平靜。是了,能否把握往往就決定在那少許的錯過裡。生活亦是如此,故使你深陷於遺憾的沼澤裡,無法自拔,命定。

 

意識逐漸復蘇,清醒。理性隨著淩晨的寒意在黑暗中洇開,終成了一張網,縱橫密麻。朦朧的世界,理性與之位於對立面,尤為格格不入。周遭的威壓襲來,也是無形中對褻瀆者的懲戒。當你無力與之抗爭時,惟有湮滅或妥協。

 

隨著最後一次外放的理性被抽回,太平長安。我又被捲入了未知,沒有窮盡。不過我懂得,夢魘將繼續附絆著我,在未知的淩晨將我再度驚醒。

 

WAL-MART offers to rehire workers The majority of Irish football is good travel A huge digital divide まわりの人に Whether it is worthwhile to have a conscience vote The biggest loser Virginia's activities Police gun rights activities ​The leader of the Labour Party will recommend Prince George's second outing

Next